For The Best Thing In The World

Work Hard to Enjoy Them.

纪念帅哥

中华人民共和国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,就是英语老师跟我们讲授CET的那一天,我独在看《思考的艺术》,听到身边同学在谈论老师,我再比较下大学的老师,便自问道,“我可曾为我从小到现在唯一一个最欣赏的的老师写了文章没有?”“没有”。我就正告自己,“还是写一点罢,我很需要用自己的文章记录下来,以作备忘。” 这是我知道的,凡我所写的文章,大概是往往年少气盛之故罢,访问一向就什为寥落,然而在这样的代码生活中,毅然为总结自己思考的过程而写下的文章就有很多。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,这虽然于被写者毫不相干,但作为学子,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。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人能于此受益,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,——但是,现在,却只能如此而已。

帅哥,这是我们一向所称呼这位老师的。尽管他与这称呼没什么关系,除了名字带有帅。作为老师,空闲时间比较多吧,尤其是坐班时,他往往带着几本书在看,就我所见过的,有《流沙河》、《檀香刑》、《生死疲劳》和《浮士德》 还有一些包著书皮不知道是什么的书。英语老师也罢,语文老师也罢,我从来没有见过老师是喜欢看书的。还有他是教英语的,加之他本身就爱思考,经验丰富,导致他思维比较厉害,往往在课堂上展现其思考,让我有时不得不为之折服, 想接近他并讨论一番,但是又因他思维比较厉害,说话直指人心,我不得不克制自己班门弄斧。上英语课时也不敢像以前一样骄横恣肆,规规矩矩。

有着这般能力,在教学上自然特立独行自然不奇怪。与我们班主任截然相反的风格,使用自由放任政策: 我们好像从来不用交作业,也不会检查,上课只要不干扰他,做什么都相安无事。甚至你睡觉,有领导巡查,他还善意的叫醒你。

记得应对英语口语考试,训练时往往正题前有一段“Listen to the conversation, and then……..”大概合起来1分钟的录音,绝大多数人都是直接干等加或做点别的事情,但是他让我们跟读,尽可能发音、顿挫完全一样。因为这一段录音几乎每次都有,而且包含了绝大多数的发音,这个练得炉火纯青了,口语水平自然不在话下。

还有我往往被吐槽的作文,我是那种不太喜欢准备,肆意而为的写文章的人, 所以作文中绝大多数是自己创作的句子之类,他狠狠的吐槽我:“你自己写干嘛?那些历届的经典高考作文不是都有么?它们已经是满分分了,你还自己写干嘛?你想要27分么?你自己写的不要来问我”。我往往屡教不改,每次去找他批改作文时都心惊胆跳,害怕他那高冷的吐槽。后来,我承认了他,并按他所建议的,把历届的20多篇经典作文背到滚瓜烂熟(估计是班里数一数二的了),并熟练自如。

他说过写字速度的问题,由于我们高一高二都没有在听写单词时训练过(他指的是老师不管同学的快慢,并逐渐加快听写频率),速度在他看来非常非常慢,由此导致在口语考试中做笔记的能力差。在英语口语最后一题的转述故事,他要求我们都要写在草稿纸上,而且还要求听到沙沙的写字声。

因为对付高考的经验丰富,他多次说历届的英语高考题就是宝藏,他自己钻研了好些年还是能发现新东西,还说2013(我们那年)的高考题就在里面。近些年的高考试题他都让我们做过,并一 一跟我们分析其规律。 呜呼,想不出写什么东西好了,但以此文纪念帅哥!